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谭赵】生活百谈4

 @楼诚深夜60分  题目:上海三月

06/ 
“烟花三月别有时,思君三日唯有食。”
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给他发的信息,应该说是小赵给他作的诗词,有点发愁。
自从他出差三天,赵启平总是跟他文字交流,吟诗作对本不是谭总强项,可为了和爱人好好交流,谭宗明硬着头皮玩文字游戏。
“适时食,实实食,三月重逢满汉全席。”
赵启平很快回了信息:“不押韵,不给吃。”
谭总懒得打字,直接电话过去。
“启平你在家吗?”
“我回爸妈家了,他们要出诗词考你。”
“啊?!”
谭总不淡定了,原来是未来爸妈出的题,小赵怎么不早说,还满汉全席呢,爸妈应该不懂暗号吧……
“盒盒盒盒骗你的,我在家呢,不过爸妈说了,你有空就见见面。”
“……”
“真吓到啦?盒盒盒盒,我爸妈应该也看不懂意思吧。”
“回来要满汉全席伺候。”
“你现在回来也可以吃啊。”
谭宗明心中痒痒地,赵启平就爱一本正经地撩他,他也很想回上海吃赵医生啊。
“喂?”
“嗯?”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“周五早上到上海,回来还能一起看个电影。”
“你又要订个vip厅?只有两个人看不如在家看。”
“别人送的两张电影票3月31日首映,正常地约个会。”
“好,记得电影院禁食。”
“没有这个规定!”
“只准吃我买的爆米花。”
“满汉全席变爆米花,好吧,有吃就好。”
“满汉全席是宵夜,不会跑的,睡了晚安。”
“哎!我这边是早安。”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5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