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巍澜】答应你



赵云澜的嘴里发出轻微的“啧啧”响声,他享受般吸允着嘴里的甜蜜,身体斜倾靠在沙发上,眼睛一刻不离沈巍。
2个小时前他刚进家门,就听到炒菜的声音,明明今天大庆要在特调处加班。赵云澜摇摇头,死猫才不会做饭,明明只有他会在自己家里做菜。
按了几下耳朵,赵云澜露出一个大大的苦笑,仿佛心里笃定不可能是多年未见的他,大步走进厨房。
晚饭期间,赵云澜竟然安静地听完沈巍讲述如何从地星醒过来,回到地君殿,摄政官和地君都还是那些人,再来到海星,直接来到赵云澜的家。
“幸好你还是住在这个地方。”
沈巍看着赵云澜浅笑,大概说完了。
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说话有条理,温文儒雅的沈教授啊,赵云澜如是想,眼睛早已眯起来。
沈教授难得看到他眯眼的样子,心里感叹云澜有时候真的过于可爱。自从那次和夜尊大战之后,能这么简单地回归,他也觉得意外,只能解释天意为之。
“沈教授说完了,轮到我说说我是怎么回到自己的身体。”赵云澜快速伸出手,制止沈教授说话,“听我说啊。”
明知道沈巍什么都知道,他赵云澜还是想亲口告诉沈巍,关于他的点点滴滴。就在两个月前亚兽族的长老和特调处的同事们几经多年的寻找,终于发现了镇魂灯灯芯的原材料,才把赵云澜魂归本体。
“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。当初让獐狮用我的身体继续活着,还是留了一手。”
沈巍看他一脸嘚瑟,夹了个鸡腿到他碗里。

两个小时过去了,现在的赵云澜坐在沙发上,嘴里不停吸允着棒棒糖,看着身边这个沈巍大活人,他还是感到一些不真实。
眼前这个只会看书看资料的沈教授安静地很,赵云澜右手取下嘴里的棒棒糖,直接塞到沈巍嘴里。
“甜的,好吃。”
沈巍才反应过来,扭过头看赵云澜的脸,某人还向自己眨眼睛。
放下手里的书,接过赵云澜手里的棒棒糖,认真尝了几口,沈教授终于发话。
“又是芒果味。”
“芒果味不好吗?要不下次我给沈教授试试榴莲味,哈哈哈。”
赵云澜如愿地看到沈巍皱眉,他想着自己讨厌的东西,沈巍应该也不会喜欢。
不料他弯腰在茶几下层的盒子里拿出一根印着个榴莲的棒棒糖,害他以为是沈巍变出来的,紧张地问:“哪里来的?”
“楼下超市门口派的新口味试吃。”
“他给你你就要拿回来吗?!”
“我这不是猜对了,你喜欢吃吗?”
“我要吃芒果味。”
赵云澜上手要抢回棒棒糖,可是沈教授抢先一步把糖塞回自己嘴里。
“别咬!”赵云澜的手指感受到沈巍咬糖的震动,他扯了一下,不敢太用力,最后轻轻用力,直接把光棍拔出来。
他的眼睛来回在沈巍不停咬糖的嘴,和他手里已经撕开口的榴莲味棒棒糖包装,他决定阔出去了。
温热的红唇附上沈巍甜甜的嘴上,湿润的舌尖在沈巍的唇上来回扫荡,一用力便轻松探入对方的嘴里。
沈巍扔下手里的棒棒糖,一手托着云澜的后脑勺,一手隔着衣布,抚上云澜的背部。
情到深处,赵云澜脱口而出:“嗯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答应嗯……”
啧啧的水声在两人的交汇处响起,赵云澜把沈巍嘴里的糖果舔完以后,被身上人反攻到自己嘴里,柔软的双唇激烈碰撞,惹得赵云澜紧紧抓住沈巍的肩膀,再慢慢滑落到手臂,拽住了沈教授手臂上的带子。
这条袖带在赵云澜眼里有点禁欲的意思,还记得很久之前沈巍把他用在自己身上……
赵云澜还在放飞的思绪被自家的电话铃声打断,推开身上的沈巍,才发现自己的上衣被拉到手臂上,皮带也已经松开。他把衣服稍微拉正,起身去接电话。
“赵云澜,沈巍是不是回来了?”
“嗯。”
赵爸爸有点责怪他没有直接上报的意思,赵云澜发出无奈的笑声,他回头看看正坐的沈教授,给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。
两个人相视一笑,都合作这么久,很多事情都是一点就懂。
等赵云澜挂了电话,他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是一身黑装的黑袍使。
“黑老哥,这是玩变装PIAL吗?”
他慢慢走到黑袍使跟前,衣领边走边掉。只见黑袍使抬头,深邃的眼神从那副面具里投到赵云澜脸上。
他伸出双手,把他亲爱的黑老哥面罩拿了下来,还是那么冷峻的脸,和一身黑衣搭配尤为严肃。
慢慢地,赵云澜看到黑袍使的嘴角露出笑容,那种被惊艳到的感觉他才不会告诉沈巍。
“我答应你的。”
“我就说嘛,你笑起来,好看。”
沈巍拉住赵云澜的手往自己身上带,在他耳边说道: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


第二天一早暴雨倾城,赵云澜窝在被子里熟睡,耳边传来沈巍的呼唤声。
“云澜,起床啦。”
“嗯——”
赵云澜动都不动,他终于知道沈巍昨天说答应他的事情,就是赖在他身上不离开。他现在只感受到腰部的酸痛,还有沈巍那像抓挠挠的按摩。
“起来吧,要准时上班。”
赵云澜抬起眼皮,看到窗外黑压压地一片,摸出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大庆打电话。
“死猫啊,今天暴雨放假一天,你也留着局里别回家,在室内才安全。”
啪,被关掉的手机扣在床头柜上,徒留大庆在电话的另一边感叹,有了沈教授就不要自己的赵云澜,可气!

评论
热度 ( 18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