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青子/子青】别怕

周若青X李子硕  / 李子硕X周若青 / 天黑请闭眼


滴滴答答的雨声扰人心绪,木屋里空气潮湿闷热,躺在床上的李子硕辗转反侧。

梦里的周若青穿着校服,醉倒在天台的地面上。李子硕被周若青一把抓住衣领,用力扯到醉酒者的面前。

熟悉的面孔被无限放大,酒味与年轻旺盛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缭绕身边,子硕不经意的抬头触发了仲夏夜之吻,柔软的湿湿的温热的红唇黏在一起。

李子硕睁大眼睛,依旧是漆黑的夜晚,但眼前只有平静的天花板。他伸手到额头摸出一把汗水,湿哒哒地很不舒服。

这不舒服的感觉除了热,更多是好友的突然离世无比蹊跷,还有周若青受伤发炎很严重。

李子硕翻身起床,把床头灯打到最昏暗,看到隔壁床的周若青同样满头大汗,额间微微蹙眉。他默默地用毛巾把病人的身体都擦了一遍,要干爽才能安稳地睡觉,周若青的蹙眉也随之消失。

凝视着周若青的脸,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。李子硕坚信自己分得清这是现实的周若青,和刚才梦里的周若青,十年前的周若青不一样,可自己的心是否还是一样呢?可能李子硕自己也分不清。

指尖轻轻地拂过周若青干爽的面庞,热度随着接触面而扩散。

“幸好你还是有温度。”

李子硕的声音很小,不像和周若青对话,更像是自言自语。

突然一只手伸到李子硕后脑勺,一把按住他的头。李子硕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一黑,头被压到周若青胸前。

周若青的声音夹杂在雨声中:“别怕,我还有心跳声,还是和以前一样。”

他醒着,他是否一直清醒着,无论过去还是未来,李子硕觉得自己才是最不清醒地那个人。他把耳朵贴紧周若青的心脏位置,耳膜里传来身下人强有力的心跳声,他再也忍不住,眼泪聚集在眼角边渗进周若青的衣服里。

“听到了,我听到了。”

李子硕的声音显得很激动,自从同学聚会以来的种种情绪集体爆发,只在那个人的胸口里爆发。

(完)


================

看完电视剧,这一对结尾的交代太模糊了,而且没看到周若青的时光胶囊(很是好奇啊!),只能自己写个短文纪念完结啦。



评论
热度 ( 31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