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楼诚】人

ooc厉害

天渐渐变黑,小阿诚的世界开始变得光明。
按照和妈妈的约定,天黑才能出门到明家,一路上阿诚东想西想,到处都是热闹的叫卖和小朋友愉快的玩耍,他只是默默看着就感到很开心,小手放在嘴边哈气取暖,把难得的笑容埋没在手心里。
去明公馆的路很遥远,不过路线早已牢记在心,阿诚绕过繁华的路段,在城市里寂静的一角找到他喜欢的地方。
桂姨早已在门口等候,见面又少不了被打。
“走这么慢,下次别来了!”
“对不起。”
“等下见了小姐少爷别苦着脸,难看死了。”
阿诚立刻挤出天真的笑容,可鼻涕不适时的流出来,桂姨哼了一声,转身进门。
阿诚吸吸鼻子,赶紧跟过去,又是熟悉的灯光,又是熟悉的摆设,又看到熟悉的面孔。
小阿诚熟练地逐一拜年,明镜给了个大红包,明楼给他一包画笔和小饼干。
“阿诚又大一岁了,这画笔既能画画又能练字,以后要好好学习,好好做人。”
好好做人?什么是人?人是什么?思考间阿诚的鼻涕又不适时地流出来。
“谢谢。”
明楼没想到他会这样,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给他擦鼻涕。
“明楼你说什么大道理,阿诚还小呢。阿诚别听他的,喜欢什么就用笔画什么,明楼小时候还剩很多厚衣服,因为身体长得快都没怎么穿过,阿香等下找出来给阿诚拿回去。”
“好的小姐。”
乖巧的小姑娘一边放下红烧肉一边回话。
阿诚难得看到桂姨热情的笑脸:“谢谢小姐和少爷,对我们家阿诚这么好。”
明楼用手帕捏住阿诚的鼻子。
“用力。”
小阿诚闭上双眼,用力把鼻涕排出体外。
明楼看他的小表情笑了,领着他去卫生间洗手。
“少爷。”
阿诚跟在明楼身后,鼓足勇气发问。
“什么是好好做人?”
明楼崭新的皮鞋静止下来,又转了四十五度角。
阿诚看着明楼少爷在自己面前蹲下,平视自己的眼睛说话。
“好好地活着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阿诚忘不了明楼当时的神态,那眼珠子里释放出来的希望让旁人也受到感染,阿诚慢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那我把刚才的手帕洗干净,也算是对少爷有用的……人吗?”
明楼那时候还不懂阿诚对人的理解有多深,以前桂姨总爱带阿诚来明家玩,来了兴致他也会教小阿诚认字和说故事。可后来阿诚除了过年,几乎没见过来玩,明楼也因为自己的学业而忽略了阿诚的事情。
他重新审视阿诚,身体还是那样瘦弱,神态还是那样畏缩,但他的眼神里比以往更有求知欲。
“来,给你,阿诚又长大一岁了,能帮我分担一些事情,是我的人了。”
阿诚羞涩地接过手帕,走进卫生间里清洗。

很多年以后,因为桂姨的事情阿诚气炸了。
“我就是个仆人嘛!”
“说什么了你!”
两个人无言对望数秒,那些往事涌上心头,明楼主动表示会跟大姐说清楚推了她的请求,阿诚看着明楼的衣服没有直视他。
做大哥的心里也不是滋味,走过去抱住他。
“你是我的生命里重要的人。”
“我小时候你还说我是你的人。”
“我比谁都明白你是个独立的人。”
阿诚把脸埋在大哥的颈窝里,两个人在一起,就是从了。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50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