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胡季】魔力/06(胡八一X季白/完)

注意:OOC严重!私设很多!

主线胡季入墓抓通缉犯,少量副线谭赵。

01/ 心急

02/入洞

03/深入

04/千钧一发

05/先知


第六节  再见

 

月亮从山顶落到了半山腰,谭宗明的别墅看似很近,实则山路绕来绕去。胡八一背着季白走了很长的路,然而路途上没遇到任何人。

晚风吹进湿嗒嗒的衣服上,季白觉得有点冷,抱紧胡八一的脖子,头埋在他温暖的颈窝里,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。

胡八一背负前进,浑身发热,看着谭宗明的别墅一直走,就是还没到达。侧头看看季白又昏迷过去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谭宗明家的保安凌晨时分看到两个人走过来也吓到,一个昏迷不醒脸色惨白,一个满头大汗直接跪坐在地上。

“这是季白季警官,被刺伤失血过多,快叫救护车,快……”

胡八一说得快断气一样,双腿酸痛地站不起来。

 

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被子。季白伸出手看到手背上插着打点滴的针头,他想坐起身,头一阵眩晕,还是勉强坐起来。桌子上放了很多水果和花篮,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,胡八一呢?他好像背着自己走很长一段路,后来的记忆就断掉了。他用没受伤的手扶了一下额头,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胡八一最后到底怎样,还有进墓的其他人又怎样了?

他大叫几声医生,没人理他,便试图下床。

“醒啦!快叫主治医师过来。”

这时赵启平和小护士打开门,立刻阻止季白下床。

“赵医生,和我出勤的警员怎样了?胡八一怎样了?”

“放心吧,他们都是皮外伤,已经出院审问犯人去了。胡八一见你一直没醒过来,就拜托我照顾你,他先去老谭那里拿花瓶。”

季白又不放心,坐在床上打电话回局里。医生检查没事,他披了件外套就匆匆出院,心里惦记着胡八一,更心心念念着打击犯罪。

 

晃眼间两周过去了,局里的犯人基本审问完毕,赃物和罪犯的老巢也一并找到,季白才想到放假休息。

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墓里的大粽子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,还有胡八一掩饰的项链他也很在意。自从他醒过来就没再见过老胡,赵医生说他已经回了北京,说他也做古董生意,他的项链是古董吗?

季白翻身起床,立刻打开电脑搜索,再次证明他敏锐的直觉很准,那是古时候盗墓者必备的摸金符。季白脑里翻过很多想法,决定还是亲自去问他,第二天一早就登上去北京的飞机。

午后的四合院尤为安静,今天胖子去了大金牙那里,胡八一打开沙滩椅坐在院子里发呆,抽上一根香烟,安静地看着天上的白云,不时抬手把烟放在嘴里吸一口,慢慢吐出一圈烟雾,精神游离间仿佛看到了季白的脸。

胡八一再吸一口烟,只见季白拿起一根烟放到胡八一的烟苗处取火,又升起一缕白烟。老胡看着季白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住烟头,放到红润的嘴唇里含住。

“季白?”

季队不紧不慢地放下烟,低头向着胡八一吹气。

“案件完结了?”

“程序上完结了,但总觉得漏掉什么。”

季白的声音有些沙哑,胡八一觉得他昨晚是通宵没睡觉,便坐起来想拿张椅子给他,不料季白把烟扔到地上,单膝跪在他两腿间的椅子上,一手按住老胡肩膀,一手扯出衣服里的摸金符。

一瞬间老胡明白了他的来意,淡定地抬头看着季白锐利的双眼。

沉默地对峙了五秒,胡八一把手握在季白扯着摸金符的手上。

“看来你手臂的伤都好了。”

“你之前说这是护身符,我查过那是盗墓者专用的摸金符。”

“一这是民间流传的古物不知道效用的真实性,二我是考古队要进古墓,这只是心理安慰的护身符。这是朋友送的古玩,你不喜欢我佩戴就摘下来。”

胡八一抓紧季白的手,另一只手把项链脱下,自己又躺回沙滩椅上。

“你想要什么,就是我本人,也可以给你。”

季白查资料的时候看到,盗墓贼如果脱下了摸金符,就代表不会再盗墓。他看胡八一淡定自若,一副季白说什么都听的样子,凭他的直觉,相信了老胡只是单纯的考古人员。

“季队,这姿势在大庭广众下不太好吧。”

季白放开胡八一的肩膀,改为抓住胡八一握紧自己手的手腕。

“起来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胡八一被拉着走出四合院的大门。

“去我家。”

“去见家长?”

“你想什么呢,走就是了。”

王胖子和大金牙远远地看到胡八一和一个陌生人拉拉扯扯,忍不住大叫。

“老胡,这是谁啊?”

季白看一眼王胖子,没有理会他。胡八一应付胖子说是去朋友家玩,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季白走了。

王胖子心有不满,转身不解地问大金牙:“那是谁啊?他手里拿着老胡的摸金符什么意思。”

才发现大金牙刚才一直躲在自己身后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那是季司令的孙儿季白季队,人称季三哥,警队里的精英。”

“警察啊?”

王胖子很惊讶地大叫起来,大金牙做了个静音的手势,然后纠正他是刑警队长。

“该不会把老胡抓去警察局吧?我这就去救人。”

“别激动,刚才都说了是去朋友家。能和季白做朋友,胡爷真是不简单。”

看到大金牙一脸佩服的眼神,胖子再看看走远的两个人,没眼看了。

 

季白家很大,胡八一刚进门就被领去季白爷爷面前聊天,季司令和胡八一聊起军队的事情特别开心,革命情怀和昔日的辛苦岁月让人无限怀念。胡八一说话间不时看向季白,对方也在注视他,季爷爷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,笑得乐呵呵,让他们俩自己去玩。

季白在二楼的房间整洁干净,书桌上放满了季白从小到大的照片,可爱的婴儿照,眼睛大大的;再到学生时期的篮球运动照,充满青春活力;还有穿着整套刑警制服的造型,配上他那冷峻的表情十足硬汉。

胡八一坐在椅子上看得津津有味,季白拿着一个盒子走到他身边,当着他的面把摸金符放进去。

“你的东西我先保管,以后队里需要进墓的时候我再还给你。”

“你们还要下墓?”

“这次供出几条线索,是在缅甸边界的运毒路线,因为他们发现了古墓的通道刚好向缅甸延伸,现成的密道,我们需要专业的领队探路。我把你的档案资料以及这次行动的详细报告提交战厅,他们同意让你参与。”

胡八一不禁皱眉,他担心季白的安全,但转念一想刑警本身就是游走在危险的边缘,自己在他身边也未尝不是坏事。

胡八一笑说:“之前我帮洋人的考古队工作收美刀的,你们要出多少钱?”

“你下午才说过你人是我的人。”

“是你的人也要报酬啊。”

“你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一并写在申请报告里。”

“起码要……”

胡八一拿起季白的手亲在他手背上,季白忍不住笑出声,就他胡八一那点出息。

季白双手捧着胡八一的头,弯下腰精准地吻上了他的唇,舌头强势地伸进了胡八一温热的口腔内,缠上了他润滑的舌尖。

口里啧啧的水声回旋于耳,胡八一按住季白的后脑勺,一手包裹上季白翘起的臀部,慢慢站起来,搂住热情如火的季三哥旋转过去大床边,直接压倒他。

“唔——”

舌尖的缠绕从胡八一嘴里转到季白口中,昏迷时从嘴里感到熟悉的热气又再出现,感情胡八一做人工呼吸时就伸舌头进来了?!

两个人搂在一起缠绵许久,忽然从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“季白,胡先生下来吃晚饭啦。”

吻得满脸通红的季白双手用力把胡八一推到床的另一边,清了清嗓子回应:“现在来。”

胡八一被甩到床上很不爽,明明刚才气氛很好,你大爷的。

季白笑着拉起老胡:“先去吃饭。”

“听你的。”

王胖子躺在床上直到半夜也睡不着,老胡去朋友家玩怎么还不回来啊?是不是玩过火被送到警察局?隔天老胡回来看到胖子的黑眼圈还笑他是功夫熊猫,再过几天胡八一就飞去云南开始新的任务。

 

谭宗明和赵启平坐在自家云南牧场的露台上休闲度假,看着露台下面的一群群羊,还有高耸的山峰与绿草,十分惬意。

“启平,今晚吃烤全羊怎样?”

赵医生听到烤全羊心情大好,舌尖伸出来舔了舔上唇,连连点头。

季白坐在马上不断测试无线耳机的信号。

“赵寒是否听到?”

“季队,这里是赵寒,摄像头和音频通讯正常。”

谭宗明牧场里专业的牧民正在为胡八一挑选骏马,走了一圈又回到季白身边,老胡二话不说直接上马,吓得季白的马来回走动。

经验丰富的季白立刻安抚好马匹,任由胡八一抱住自己骑一匹马。

赵启平给谭宗明倒了一杯热茶,看到季白和胡八一的马匹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,他走到围栏边大叫:“老谭说今晚吃烤全羊,早点回来。”

胡八一回复的那句“好!”很快消失在远方,他们借助谭宗明在云南的资深牧民带路寻找新的走私密道。

传说云南的古墓阴森又毒辣,胡八一坐在马上一路观察地貌,不管这之后再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,他都不会放开季白,反正祖先会保佑我们的。

(完)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祝大家新年快乐!

新的一年希望胡季/东凯能一起上颁奖礼有同框!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44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