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胡季】魔力/05

注意:OOC严重!私设很多!

主线胡季入墓抓通缉犯。


第五节  先知

 

“季白同志。”

胡八一表情严肃地点点头,“以我们的革命友情不用说谢谢。”

季白难得张嘴笑出声,给阴冷的墓室里增添了一丝温暖。

老胡麻利地帮季白包扎好,背起防水包又开始逃命。

下一个墓室很长,电筒照过去看不到尽头,胡八一拿出探路灯用力扔出去,圆柱形的探路灯在地面一直滚向远方,墓道是向下倾斜的,探路灯一直滚到一个大墓碑前才停止,中途没有触发机关,应该是安全的。

“过去看看墓碑。”

胡八一做先头部队,拿着季白给他的枪慢慢前进,季白不时看着背后,紧跟胡八一的步伐前行。两个人相依为命,把自己的后背都交给对方,生死存忙之际都阔出去了。

走到墓碑前,季白捡起了探路灯照看碑文,惊讶地问:“这是现代的文字吗?我好像看得懂。”

胡八一也很惊讶:“看得懂,只是一般的草书。”

碑文大致内容是说立碑的人是琅琊阁阁主蔺晨,他预知他的后人会在此墓有危险,特意修暗室帮助他们度过难关。只要他们在碑前三拜,取出碑后面的钥匙打开大门,就可脱身。

季白不相信什么算命、预言之类的玩意,胡八一说因为刚才掉下来才躲过子弹,也算救命,要懂得感恩。

两个人就一起三拜石碑,走到背后果然看到一个锦盒。胡八一轻轻抚上红色的锦缎,灰尘下的布料保存完整,里面躺着一把翡翠钥匙。

胡八一前后翻看钥匙,分别刻了“晨”字和“琰”字。季白看他磨磨蹭蹭地看钥匙,一手抢过来。

“别看了,快离开这里。”

胡八一心想算了,反应钥匙也带不走,“晨”字代表刻碑文的蔺晨,“琰”字可能代表他爱人。胡八一抬头,心里默念:感谢祖先,安全出去以后永生记住你们的名字啊!

季白拿着钥匙快步前进,一路下坡墓道越来越窄,越来越陡,两个人像被地心引力强行拉动般,快步跑下去,终于看到尽头的大门。季白把钥匙插进去,胡八一还担心他用力过猛钥匙会断,直到大门自动打开一条缝,原来又是旋转门。

胡八一用力往外推,明明石门不算很厚,却很重,加上季白单手推,才勉强推得动。

两个人用尽全力往前推,门被推动的声音很响。忽然一股强风从身后呼啸而来,门一下子像上了润滑剂,直接旋转过来,把还没反应过来的胡八一和季白一下子失去重心,往前冲下悬崖。

“你大爷的什么祖先!”

胡八一在半空中还没骂完,一手抱住季白,一手向四周乱摸,怎么都是空气。

“下面是河流,准备闭气。”

手电筒没了,四周的环境都看不清,水流声越来越接近,闭气下水都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河水又急又冷,胡八一身体强壮还能撑住,季白的伤口遇到冷水有刺痛感,虽然他意志力坚强,但在急速的水流里保持身体平衡耗费体力,包扎好的伤口再次拉伤。

胡八一拽着快没知觉的季白爬上岸,天上已经布满了星星,低头看到山底下谭宗明的别墅还灯火通明。

见季白安静地躺在岸边不动,胡八一用手擦了把脸,跪在季白身旁抬高他的脖子,深呼一口气给他做人工呼吸,再按压他的胸口。

“季白快醒醒!”

再做人工呼吸,季白吐了一口水在胡八一脸上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胡八一用手抹了一把脸,深锁的眉头才放松。

季白朦胧间感到有一股热气冲进口里,然后被水呛到清醒过来,没受伤的手捂住胸口不断咳嗽。回头再看着胡八一大字型摊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吸氧,月光的微弱光线洒在他冷峻的脸上,水珠在他眉毛上往耳朵方向流动。今天要是没有他,自己已经交代在墓里。季白眼光落到胡八一脖子处,一个奇怪的项链露出衣领。

“老胡,那是什么?”

胡八一睁开眼,看着季白手指的方向,心想完蛋了,要是他把我当作盗墓贼抓起来就麻烦,赶紧把摸金符收回衣领里。

“那是朋友送的护身符,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口。”

“嘶——”

胡八一刚碰到季白受伤的手臂,他就忍不住低吟出声,冷水减缓了伤口流血的速度,但皮肉撕扯过大,胡八一看得惊心。

季白的脸色比在墓里更加苍白,却微笑着对胡八一说:“我以前受过枪伤都不怕,这不算什么。”

“别说话,保存体力。”

季白好像停不下来,仿佛要转移自己的视线抵抗疼痛。他看着胡八一从背包里拿出新的手电筒和止血贴,不禁吐槽他的包是百宝箱,什么都有。

“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安静下来?!”

“你这么严肃干什么,像我爷爷一样管得严。”

胡八一不说话,收拾好工具把背包挂到胸前,走过去直接背起季白。

“我自己走。”

“闭嘴,好好休息。”


=================

2016年快结束,预祝大家2017年心想事成!

今年待在楼诚坑里实在太开心,来年也要继续在坑底嗨起来~

打个预告《魔力》下章完结!好想看他们在墓里的冒险故事,一直在关注胡季tag,希望来年有太太写www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