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胡季】魔力/04

注意:OOC严重!私设很多!胡八一和季白下墓抓贼的冒险短文。

第四节  千钧一发

 

蝙蝠嘶叫声和人的吆喝声、枪声混杂在一起,在漆黑的墓道里声音被无限放大,胡八一边跑边听到自己心脏“砰砰砰”的急速跳动。

一路狂奔的老胡穿过全黑的墓道,回到墙壁发出萤光绿的长墓道,看到季白他们已经跑得很远,转个弯就不见了。

每到逃命的时候胡八一和胖子总会吐槽出去以后减肥,可下一次依旧是不变的身形,不变的奔跑速度。身后的蝙蝠并没有追赶过来,可前方的部队也已经看不到人,孤身一人的老胡气喘吁吁地说不出话,眼角扫过分岔口的标记匀速向前。

只见前面的一群人围殴在一起,季白以一敌四,一手拿着警棍敲打光头大汉,侧身避开小刀,另一只手抡起拳头重重地打在他肚子上。

两个趴下又上来两个,季白快速打斗时模糊的影子在胡八一眼里晃动,他加快了速度跑过去。

墓道里的氧气本就不多,剧烈的打斗和忽明忽暗的环境下更容易判断错误,季白转身抬腿一下子踢倒两个人,眼角看到一个人拿着小刀直插心脏,但惯性作用身子停不下来,只能强行侧身尽量躲避。

“嘶——”

锋利的刀刃割开了季白手臂上的衣服,皮肉撕开的刺痛感还没传输到大脑,季白的另一个手肘已击打在对方背部,小刀哐当一下掉在地上。

季白四个对手正真倒下的只有一个,胡八一把手电筒的强光打到另一个向季白挥舞小刀的盗墓贼眼睛。季白一脚把他踹到地上,自己却被另一个人冲上来抱住,正在流血的手臂被二次伤害,他咬牙用膝盖集中力量踢对方要害处,转身躲过另一把小刀的进攻,但他自觉头晕,分神片刻被拳头击中肚子,重重地落在墙角边。

胡八一听到季白倒地时的微弱痛苦叫声,放开已经打倒在地的盗墓贼,改为和季白面前的盗墓贼纠缠在一起对打,把对方按在墙上暴打他的头部,很快那人身子软下来。

“季队没事吧?”

却见他躺在墙角边没出声,该不会晕过去了吧,胡八一心急,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。

“砰!”

开枪的声音近在咫尺,子弹飞过的声音就在胡八一耳边响起,直接打进了墙壁。

胡八一觉得自己再往前半步就要和毛主席会师了,转头看到刚才被他手电筒闪瞎眼的人正举起枪对着自己,发出了第二声枪响。

你大爷的!胡八一心里大骂,小腿突然被人抱住,用力把他的身体往下拖,子弹仿佛从他头顶擦过,“啪”地打在墙上。

他知道是季白救了他,眼睛盯着对方把枪口往下,对准季白的方向。

这次胡八一身体反应够快,弯身趴在季白身上。

“啪”

“轰”

枪声和地砖翻动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胡八一和季白背部贴着墙壁往下坠。地砖翻过来时刚好挡住了子弹,再与地面贴合,两个大男人在几秒间就消失在墓道里。

两个人闷声不响地抱在一起往下滚,胡八一感到手掌上全是季白的血,心里很是担心,幸好一路上没有突兀的石头,到底的时候还有很厚的棉垫,胡八一忍不住低叫出声。

季白低声吟叫,忍受着疼痛爬起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胡八一吐了两口灰尘。

“吐——吐——没事,这是哪里?”他捡起手电筒四处张望,房间只有光滑的墙壁与棉垫,门口在很远的地方比较狭窄,看不清外面情况。

胡八一觉得这个房间还算安全,电筒照到季白身上,手臂沾了不少血迹。

季白看不清胡八一此时在电筒光源后面的表情,但刚才第三枪响起时,他肯奋不顾身地保护自己,深深地感受到这个退役的老同志对战友的爱护之情,声音有些哽咽。

“不知道墓道上面的队员是否安全退出古墓。”

胡八一有些生气,故意不看季白,低头从书包里拿出止血带。

“你先顾好你自己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们都必须安全出去。拿着手电筒别动啊。”

掀开季白的衣袖,血渗出得更快,老胡熟练地帮他清理和包扎,那认真的表情季白看得入神。

“嘶——”

“现在才知道痛?”

季白嘴唇都白了,开始转移话题。

“胡领队,现在你有时间说说沙漠考古的趣闻。”

“叫我胡八一就好,沙漠的墓里也有奇怪的蛇群与迷惑人的花,比这里遇到的事情更离奇,最后也安全出去,这次我们也能出去的。”

季白明白胡八一是在安慰自己,刚才的粽子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,他相信墓里的机关更加不易应对,但他也必须带胡八一安全出去,这是他对胡八一的承诺。

“老胡,谢谢你。”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0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