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谭赵】谭合容易

刚好想到这个故事,先还 @大狮子滚地球  的点梗,重点在相互暗恋,没有污,希望别嫌弃><


滂沱大雨的晚上扰人清梦,今天一台大手术胖赵医生疲惫不已,在医院休息室睡了半个小时就被吵醒。

“赵医生有急诊,十五分钟后到手术室。”

“马上过去。”

赵启平看了以下手表,才晚上8点半,好困啊。

简单的梳洗过后,赵医生就进入了状态,快步走到手术台,裸露在口罩与手术帽子间的双眼犀利有神,把病人的伤口看了个遍,又是一个时间不短的手术啊。

 

雨中的马路湿滑难行,谭宗明开着跑车也不敢太快,好友安迪的车忽快忽慢在一旁前行,他有点担心她。

终于在下一个红绿灯口,安迪没及时刹车,冲出路口撞倒一台黑色保时捷上。

 

手术灯熄灭,赵启平换了身便服,随意披上白大褂,眼睛里倦意甚浓,扫过手机提示信息,安迪有5个未接来电?

手机铃声淡雅地响起,电话接通了,背景音有点吵,但对方发出了声音却让赵启平震惊了。

“你好赵医生,我是安迪的朋友谭宗明。安迪刚刚发生车祸不过身体没大碍,和伤者一起到了六院,你在医院吗?”

“我在医院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赵启平推开门。

“我在急诊室门口,被撞的伤者刚手术出来,他家人很激动……”

赵启平认真地听着他说话,一瞬间觉得这个陌生人其实就在自己身边,真实性声音和电话里的声音重叠在一起,抬头看到手术室外有个背对自己的男人,西装革履,身材挺拔高大,声音竟是从那里发出。

“想麻烦赵医生和手术的医生说一下,尽量让伤者家属……”

“谭宗明?”

赵启平伸出手,轻派他肩部,谭宗明后知后觉地转过身。

“我是赵启平,刚做完手术。”指了一下刚推出来不久的病人。

“安迪撞到的伤者就是他,你是他主治医生太好了。”

“这边走,先去看看安迪。”

安迪被包扎得有点夸张,心情也很不好,见到赵医生抓住他问对方病情怎样。

赵启平看了看谭宗明,想到他刚才跟自己说要稳住安迪的情绪,往好的方面说,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始说。

稳住了安迪,他又和谭宗明找到病人。那些人的情绪很激动,围着谭宗明大声理论。

“病人要休息,请安静。”

赵启平都忍不住警告他们。

谭宗明在漩涡中脸色沉重,说话诚恳,有理有据,最后对方也不没再反驳,同意私下和解。

“谭总口才了得,我都被他们说得心烦,你还能慢慢分析说服他。”

谭宗明边走边看着赵启平疲惫的脸,突然有点过意不去,明明这么累还帮忙去谈判。

“他们说累了自然会闭嘴,倒是你辛苦了,手术下来这么累,还要听他们吵闹。”

赵启平眨了眨眼,自己的疲惫有这么明显吗。

谭宗明继续说:“不如去做个按摩什么的放松一下,我试过一间店挺不错。”

“行,等我换身衣服就去。”

和安迪分别后,赵启平毫不客气地坐上车,座位挺舒服的,车子在雨中行驶也很稳定,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。

“赵医生。”

“嗯。”赵启平把脸转到谭宗明这边,眼睛依旧没有睁开。

“要下车了。”

谭宗明继续推赵启平的肩膀,结实的肌肉手感不错,摇晃间赵启平整个人倒向谭宗明,才醒过来。

“进去按摩的时候再睡。”

赵医生揉揉眼睛,迷迷糊糊地跟着谭宗明走。

谭宗明去的地方服务肯定好,两个人不知不觉就放松熟睡了。

按摩师轻手轻脚收拾工具,关灯退出。

赵启平半夜醒来摸索着去了躺洗手间,黑暗的房间里飘逸出淡淡的薰衣草精油,他顺着香味再摸索着走回床。

好困。

他摸到床边立刻躺下,却发现大床上有人。

好困,不想再动,反正床那么大,于是乎赵医生又沉睡过去。

空调气温有点低,两个人自然地抱在一起,直到早上一个电话铃声打破了寂静。

谭宗明的起床气很重,他把怀里人抱得更紧,鼻子嗅过赵启平的后颈,肉味好香。

电话声停了,谭宗明睁开眼睛,赵启平接电话的声音响起。他什么时候睡到自己床上的?而且对于自己的拥抱丝毫没有抵抗,两个人的浴袍也都松垮垮地,他们昨晚做了什么,应该只是正常的按摩吧。

电话结束,谭宗明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。

解开束缚的赵启平慢慢坐起来,顶着一头乱发和半打开的衣领。

“抱歉谭总,昨晚上洗手间回来上错床,你被窝又太温暖直接睡过去了,”

谭宗明才明白过来,连忙表示不介意,心里又暗生情愫。看着眼前人毫无防备地在他床上,近在咫尺又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留恋。

赵启平同样摸不清现在的状况,电话响起时他习惯性地伸懒腰,挣扎着起来,却被谭宗明紧紧抱住,他只能乖乖地伸手拿过电话。

通话期间谭宗明还吻上他的后颈,什么情况,自己居然没有反抗!连带着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都怪昨晚太懒没立刻回自己床,之后一起吃早餐和回家,他都觉得谭宗明眼里有别样的意思。

上网搜索谭宗明的名字,原来是他。

赵启平坐在电脑前无奈地干笑,难怪对他的名字感到熟悉,电视上有采访过他,上海的金融大鳄,和他相隔很遥远的人。

安迪身边的人果然不平凡。

谭宗明这几天总觉得自己不太好,自从上次用安迪手机拨打赵启平电话后,他就记住了手机号码。手机通讯录里赵启平那一页打开,关闭,再打开。

幸好安迪很快恢复过来,约了他们吃饭以示道谢。

赵启平接到安迪电话本无多想,当他上了谭宗明的车又觉得心里有点期待。

安迪坐在副驾位也感受到一丝不自在的氛围,还好包总的电话及时解围。

包总安排的房间特别豪华,四个人吃吃喝喝,慢慢聊到了公事,明显不把赵医生当外人。

赵启平插不上话,觉得无趣,就安静地夹菜,眼角瞄过谭宗明,最后停留在自己碗里。

谭宗明的视线一直落到赵启平身上,他看赵启平神情有点落寞,以为他累了,提前结束了晚饭。

刚上车,赵启平就忍不住打哈欠。

“累了吧,去上次那个店按摩一下怎样?”

“谢谢谭总好意,我回家休息就好。”

“……”谭宗明欲言又止,还是把车开出去。

一路上赵启平的脸都看着窗外,心里七上八下。直到自家小区门口出现在眼前,他感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谭宗明的吧,毕竟是在两个悬殊的世界里,偶然的交叉点也不过浮云。

“谢谢谭总,再见。”

赵启平拉开车门,发现锁了。

“赵医生,什么时候能再见面?”

谭宗明双手整理衣领,一脸正经地转向赵启平。

“有机会吧。”

“那现在能给个机会我向你表白吗?我发现我脑海里有你挥之不去的身影,希望你能真实地在我身边。”

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脸,心中的感情也爆发出来。

“我也很留恋你的怀抱。”

 

紧紧的拥抱也不能满足,赵启平的单人床不断摇曳,融合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其实第一眼就爱上你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晚预售截止,最后再做一次小广告~

《Trick or treat》淘宝链接

《黑色幽默》淘宝链接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8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