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谭赵】魔力

PS:本文主谭赵,轻微胡八一X季白


初秋的早晨依旧炎热,谭宗明在自家游泳池里畅游几个来回,觉得神清气爽,才回到屋里洗澡。

    湿热的水气跟随主人从浴室出了睡房,从手心覆盖上手机上,吻上了对话框的头像——赵启平。

谭宗明和赵医生好上有一段时间了,虽然两个都是大忙人没住在一起,但每天互动是新意百出。

    今天赵医生有急诊,一个早上都没回老谭,让人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放下已经黑屏的手机,谭宗明在房间踱步,今天回办公室还是约某总打高尔夫球好呢?思考间停在一个花瓶前,眼睛定定地看着它,娇小玲珑的瓶身上画有朵朵素雅的花。

    这是前几日从胡八一的朋友,叫王胖子的人那里买的,本来接受他们的推销就当卖个人情,可最近总觉得周围的磁场不对,经常有种无形的压力,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谭宗明又走近一些看着花瓶,仿佛花朵里有双眼睛看着他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吸引着他的目光,清空着他的大脑——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眼睛因为过度聚焦变得模糊,身体像被抽空又重新灌上铅水,一下子没站稳往左侧倒下,重重地落在地面,刺痛感一下子从左腿蔓延开来。

 

赵启平连续五六个小时的手术十分疲惫,换好便服惯例打开手机看谭宗明的信息,一看吓一跳,竟然在家摔倒,躺在床上等赵医生看病。疲惫的赵医生既火大又心疼人,立刻拨打电话。

“喂,小赵,做完手术啦?”

“还没,正准备到你家,给你做台大手术。你摔倒哪里了?为什么不立刻去医院?!”

“别急别急,就是摔倒的时候脚崴了一下,正在敷冰块呢,已经没那么痛。”

“好,那我和护士交代一下就过来。”

“吃饭了吗?我让阿姨做了好吃的等你来。”

赵启平拿起一些病历往外走:“行了,我想吃清淡一些的粥,其他别的不吃,你也不准吃。”

“没问题,你是不是太累了不舒服,不想吃其他?我让司机送你过来?”

“我没事,先挂了。”

旁边的小护士看到赵医生挂了电话,本来还掩嘴笑,立刻忍住了。

 

谭宗明挂了电话有点郁闷,自己摔倒这么丢脸的事情除了赵启平,大概不会告诉其他人。这事太诡异,瓶身上明明只有花,哪来的眼睛,老谭有点后怕,叫佣人拿一块布盖住它,又给胡八一打了电话,无奈对方不在本市,答应明天一早过来看看。

老谭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,听到一点声音都坐起来看看是不是赵启平到了,好不容易这次进来的是赵医生本尊。

“启平,是不是很累,先躺一会儿吧。”

“先喝口水,你怎么摔伤的?”

“在看花瓶的时候,突然觉得身体放空,然后自己摔倒了,我觉得很邪门。”

“自己摔伤??”

赵启平并不相信世界上有鬼,谭宗明这分明是自己不小心摔倒,他仔细检查了老谭受伤的腿,没什么大碍,休息几天就好。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坐在老谭的房间里吃粥,老谭讲述了花瓶的来历,说明天一定要胡八一把它搬走。

“既然都要搬走,先让我瞧瞧。”

“拿过来看吧,有什么事情我在你身边拉你一把。”

“呸,我才不会摔倒,这就是个普通的花瓶,什么皇家御用。”

“也是赵医生本领高强,连我的心都抓住了,还有什么应付不了的。”

“对付谭大鳄只需要堵住他的嘴,就不能凶了。”

赵启平亲了一口谭宗明,坐下来把花瓶看了又看,学老谭定睛观察瓶身的花丛,没什么特别啊。

“你没有感受到一股奇怪的魔力,突然压在你身上。”

小赵回头盒盒盒盒地笑了:“我只感受到你的重量,想我就直说,别编造谎话,下次摔倒还是第一时间去医院看医生。”

老谭急了,真没有说谎。

小赵看他难得眉头一皱,可怜得很,抚摸他的头说道:“没事的,有我在呢。今晚我陪你。”

老谭抱着赵启平就安心闭目睡下,赵启平不信邪,想再去看看花瓶,可是老谭抱得太紧。他内心又盒盒盒盒地笑起来,这谭大鳄平时威风凛凛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晚上和自己更是夜夜笙歌,想不到居然怕鬼。

“小赵,快睡吧。”

“你不也还没睡。”赵启平扫了一下谭宗明的背部,“睡吧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 

谭宗明抱着赵启平睡得很香,刚好赵医生今天休息,两个人都睡得很晚才起来,正在吃早餐,胡八一就来了。

“怎么只有你来,王胖子没来?”

“谭总不好意思啊,这胖子卖给你的花瓶大概和你这宅子不相容,才让你摔伤,腿怎样了?”

赵启平听了噗地笑起来,幸好他并没有喝牛奶,不然会喷出来。他知道生意人多少都会迷信,这个胡八一看风水好像好厉害,但那是看龙脉的大师跑来说住宅的风水,赵启平感觉怪怪地。

胡八一有点尴尬,谭宗明依旧从容:“没事,休息几天就好了,我们家赵医生医术了得,有他在我自然逢凶化吉。”

“原来赵医生是谭总的贵人啊,刚才进来我顺路看了一下这个宅子的风水,发现这里真是个风水宝地,不过那个游泳池的位置可能移动一下会更好……”

胡八一和谭宗明两个人慢慢聊了起来,突然管家进来带着几个警察。

“你们好,我是季白,市刑警队队长。”季警官出示了警察证件,“最近这一带有很密集的入室盗窃案,昨晚还发生了命案,想调看你们宅子四周的监控看看。”

“当然可以,协助破案我义不容辞,季警官先坐下来稍等片刻。刘姨,叫阿贵把监控的资料调过来看看。”

“好的谭先生。”

“不好意思谭先生,打扰你们了。”

季白高高瘦瘦,皮肤黝黑,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又长期跑外勤的好刑警。赵启平、谭宗明和胡八一炙热的目光引起了季白的注意,他换了一个坐姿,修长的双手搭在膝盖上,甚是好看。

正当季警官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的时候,手提电话响了:“什么?杀人犯逃到一个塌陷的洞里,里面是个古墓,四通八达。”

胡八一表示自己是考古队的,对古墓比较熟悉,可以和警察进去古墓找凶手。

“凶手极为凶残,胡先生不宜进去。”

“比起活人,先人留下的机关更加隐蔽可怕,稍不留神便会丧命。既然是大墓,必定有机关,我跟在季警官身后即可。”

胡八一放下花瓶跟季白走了,说回来才拿走,便一群人匆匆离去。

“散了散了,谭总好好休养,我回家看文献。”

老谭不让小赵走,要在一起才放心。

“不如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。”

小赵一个白眼,谭大鳄的真面目露出来了,果然是骗我来的!

不过赵医生心软,还是住了下来。

这,大概就是老谭说的魔力吧。

(完)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0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