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谭赵】极地(短/完)

注意:这次是平淡向,带一点肉渣。

 

 凌晨2点多的时候,手机嗡嗡嗡地响起来,久违的赵启平三个字出现在了谭宗明的手机上,醒来的主人迫切地接过电话。

“启平!”

“老谭!”赵医生的语气虽然激动,但声音充满疲惫,“今天手术提前结束就给你打电话。明早没有手术,终于可以回家一趟,或许赶在你上班前能见上一面。”

“好好好,明天公司没有要紧事,我等你回来再上班。你已经快一周没回家了,想你也不敢打扰你,现在吃宵夜了吗?”

“我也想你,刚吃了点粥,准备去休息室睡觉。之后的手术没这么多了,下个月我拿了十天休假!带我去放飞吧,我都快压抑死了。”

“没问题,你想去哪里?”

“要刺激的,例如看你跳冰水之类的。”

“为什么是看我啊?”谭宗明笑了,苦中作乐的小赵医生是在作死。

“就打个比喻嘛,剩下的交给你想,先睡了,啵~”

“快睡吧,明天早上我去医院接你,啵~”

“哎。”

“去哪旅游会刺激呢?”谭宗明被赵医生彻底弄醒了,干脆查起了旅游信息。

有了,跳冰水,南极探险之旅有这个项目,就这个。

 

 赵启平兴奋地拉着行李上船,谭宗明在前面带路找到了房间,摇摇头:这么小的空间?

“老谭怎么啦?”赵医生垫脚越过老谭的大头看到光线充足的房间,“挺好的,别嫌弃小,出门在外忍一忍。”

“没办法啦,地方狭窄要抱着你睡才行。”

“谭宗明!你有点出息好吗?大白天的想这个。”

看了一下走廊上没什么人,赵启平抬腿用膝盖顶老谭的臀部,又胖了。

蓝天白云,徐徐浪花,破冰之船缓缓驶出港湾。谭宗明和赵启平做完常规的逃生演练后在船上转了一圈,像新婚夫夫一般歪腻开心。外国友人对于各种大胆的行为也不会感到惊讶,就算现在谭赵两人在船头情不自禁的热吻也是正常的。

从船头吻到船尾,无聊的海上时间就这么打发着,甚至几天后已经发展到,大白天也在滚床单。

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的大床上,只有两具抱在一起的肉体,随着船体的摇摆而碰撞在一起,不算很激烈,但两人早已心神荡漾,呜咽声吼叫声断断续续地响起,又掩埋在海浪声中。

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,狂风夹杂着海浪撞在船上,十分凶狠。船上摇晃地很厉害,谭赵两个人高潮后还没来得及退出身体,也被摇晃地像激烈顶弄,身体再次有了反应。

“啊!老谭!”

船体摇晃地超出想象,单人床竟左右滑动,激烈运动中的两个人突然往下沉,嵌在两张床中间的小小缝隙里。

“别怕。”

谭宗明背部向下卡在那里,在上面的赵启平努力起身坐在床上,拉了谭宗明一把,两个人倒在一张单人床上,紧紧抱在一起。

“背部疼吗?”赵启平环住老谭抚摸着对方背部。

“有一点点。这么大风浪,让人担忧啊。”

“管它呢!谭总你还有什么大风浪没看过?有我在呢。”

“有赵医生在就让我安心。大风我看多了,赵医生的大浪我想再看看。”

谭宗明头发凌乱,配上抿嘴的一字笑是那样的放荡不羁,和平日稳重沉静的谭宗明反差较大。赵启平的眼睛看得目不转睛,嘴角上翘:“谭宗明!我怎么会这样喜欢你呢?!”

“赵启平,我也是最喜欢你。”

两个人紧紧相拥,在大海里浮沉,仿佛彼此是唯一的救生浮木,随意漂流,但绝不会放手。

(完) 

 


看完《花样姐姐》对南极充满向往啊XD

小微的下文点我   

@⋉微's  的条漫甜得不要不要的大家快去吃糖哈哈哈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0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