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童柯】睡前童话系列之《仙人掌王子》和《卖扇子的小公主》

*我们的少年时代
*邬童x尹柯
*甜/OOC
*《卖扇子的小公主》含邬童男扮女装

“陶西今晚讲什么故事?”
“果果要听什么事故?”
“王子的故事。”
“那今天就讲《仙人掌王子》的故事。”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国家的王子叫邬童,在他18岁生日那天得到了班小松小天使赠送的仙人掌一盆,从此他就对这盆仙人掌特别迷恋。
每天他都陪仙人掌看日出日落,跟它说心事和日常发生在身边的事情,已经把它当做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可这件事成为王室中的笑柄,连国民们日常都在取乐王子是个奇怪的人,帮他取名仙人掌王子,国王知道后很生气。
有一天,国王要强行把邬童王子和那盆仙人掌分开,王子捧着仙人掌表白,即使被士兵拉走也一直看着仙人掌,诉说着爱意。
小天使班小松深受感动,手上的星星棒挥动,那盆仙人掌变成了一个穿绿衣服的少年尹柯。
“尹柯身上虽然看不到要刺,但你们现在触碰他会被扎伤的。”小天使对邬童王子认真地说道,“只要你待尹柯真心,他对你完全信任,你才不会被刺扎到。”
小天使说完消失在大家眼前,只留尹柯坐在地上,看着邬童王子。
国王撤消了对王子和仙人掌的隔离措施,邬童王子和尹柯又可以天天在一起。起初尹柯只会对着邬童笑,邬童教他走路,教他说话写字,教他换衣服、吃饭、洗澡,尹柯都学得很快。
有天晚上邬童王子睡在床上,看着半米外另一张床上的尹柯,他渴望触碰他,他觉得他已经对自己敞开心扉,他可以触碰他。
邬童王子轻轻地走到尹柯床边,近距离看他毫无防备的睡颜。晚风拂过尹柯的脸庞,邬童王子看着他,感受到岁月静好。他没有犹豫,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尹柯鼻子上。
“嘶~”
邬童王子清晰地感受到从指间传到大脑的疼痛感,他不禁皱起眉头,尹柯同时也皱眉头,幸好他没有醒过来。邬童王子借着月光,看到此刻尹柯不安的睡颜,心里的痛又加了几分。
转眼又过去半年,邬童王子的19岁生日晚宴全城狂欢。城堡里的晚宴有众多皇家贵族参加,适龄的少年少女相继在晚会上与邬童王子跳舞互动,唯独尹柯坐着没有和邬童跳舞。
生日前邬童王子曾经想牵尹柯的手一起跳舞,可他一直被扎到。尹柯心疼,可他控制不了自己,他只能选择乖乖坐着,看其他人和邬童王子手牵手跳舞。
晚会结束后,大家一起在城堡上看烟花表演,就各自散了。
邬童王子洗澡出来,看到尹柯站在阳台上看着远方的城镇,那边灯火通明,像是要彻夜狂欢。
“那边很热闹,想去看吗?”
尹柯摇摇头。
“我最近学会了用吉他弹奏歌曲,你来检验一下我的学习成果。”
邬童王子坐在高椅上拨动吉他,轻快的音乐声围绕着他们,尹柯边听边笑,身体不自觉地随声而动,慢慢地开始个人独舞。
邬童王子第一次看到尹柯跳舞,还是这样一种独特的舞姿。
尹柯跟随他音乐的节奏舞动,洒脱有活力,和平日尹柯给自己的感觉很不一样。邬童的视线已经离不开尹柯,他给自己的震撼直戳心里,那是尹柯送给自己最天然的礼物,邬童王子感动地眼角里充满了泪水。
一曲完毕,舞蹈结束。
尹柯胸口起伏喘气,直接走到邬童王子身前,用食指擦去邬童王子眼角上的泪水。
“别哭。”
“我没哭,只是感受到你的心。”
“刚刚碰你脸上会痛吗?”
一语惊醒梦中人,邬童王子才想起来刚才完全没有疼痛感。他看尹柯对自己梨涡浅笑,他一手抓过尹柯的手,柔软地暖暖地,他拉着尹柯跳起了双人舞,房间里只回荡着他们两人的笑声。
从此邬童王子和尹柯过上了更加幸福的生活。


“陶西我想听邬童王子和尹柯的后续故事。”
“那我再讲他们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《卖扇子的小公主》故事。”
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国家的侦探叫邬童。
有一天他受到委托,要调查一个叫唐缇的邻国公主,委托人给他一份化装舞会的邀请函,让邬童侦探务必接近她,套取资料。
邬童侦探去购置裙子,需要男扮女装,昂首挺胸地去参加化妆舞会。
可他去到活动地点才发现所谓的化妆舞会,是本国国王特意为王子尹柯举办的选亲大会。里面的各位皇家贵族小姐们、各国公主身穿华丽的衣服,闪闪发光,熠熠生辉。对比邬童的裙子则显得很普通,混在人群里也比较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人。
幸好邬童侦探早就做了准备,带着一些扇子进去,装作没人知道的小国公主去推销扇子。
“你好,这是我国独有的扇子,这么漂亮,绝对不会和其他人撞款。”
邬童的变声练习成效还是不错,大家都没认出来,也打听到一些唐缇公主的八卦,还看到唐缇进门时的身影,可随后她被护卫送到城堡里就跟丢了。
尹柯王子被迫选亲,他从二楼窗边偷偷看花园里的人,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个红色裙子在买扇子。红裙子的女生很特别,气质跟其他人比根本不一样,一副高冷女王的气势。尹柯王子有些心动,他本来还计划着逃跑不参加选亲,现在他已经选好对象,心情轻松地去参加舞会。
邬童还在努力寻找唐缇公主的身影,舞会的音乐响起,他无奈跟着音乐起舞,注意力还是在四处寻找唐缇。
戴着钻石眼罩的王子游走在各个舞伴之中,他在旋转的人群里慢慢靠近红裙子的邬童。
邬童转着转着发现不对劲,尹柯王子怎么越来越靠近自己?他的情报里尹柯王子是个十分聪明的人,温文尔雅。邬童怕自己的身份会被他识破,他继续转呀转,试图把自己转出去。可转来转去还是看到尹柯王子就在附近,而且他感觉到王子眼罩下的一双明目在注视着自己。
侦探的直觉肯定不会错,邬童打定主意装肚子痛直觉跑去卫生间躲一下。可在他下一次转圈换舞伴时,尹柯王子越过其他人,直觉拉住邬童的手,另一只手搂上邬童的腰强迫他一起跳舞。
邬童的内心已经炸毛:放开你的猫爪子,老子的腰是给你摸的吗!
尹柯王子看邬童一直低头回避自己,和其她一直讨好自己陪笑的女子不一样,更加勾起他的好奇心,想要进一步了解“她”。
“你是卖扇子的公主?”
邬童心里一惊,王子这都知道自己是卖扇子的?他依旧低头装女声。
“是的,但不好意思已经卖完了。”
“你腰间系着的扇子可以让给我?”
邬童一手解下扇子,单手打开扇子把王子和自己的脸隔开,才四目相对。
“对不起,这是我自己的不卖。”
尹柯王子看着邬童眼神犀利的眼睛,再看看“她”头上顶着两个羊角造型,又觉得“她”像个小恶魔,故意逗自己。
音乐突然曲风一变,舞池旁边有人指挥大家往两边散开,唐缇公主突然成为主角,像天鹅般轻盈地舞出来。
邬童推尹柯过去和唐缇跳舞,可尹柯王子就是不放开邬童,情急之下邬童只好把扇子送给尹柯王子,让他快去接唐缇。
尹柯王子眼看其他人过来叫他去和唐缇一起跳舞,免得邬童尴尬他拿走扇子就来到舞池中心。
邬童抹了一把冷汗,看来王子没认出自己是男的。
委托人是知道唐缇公主是国王内定的人选,才想要侦探来调查的吧。不对,或者是国王内定了才更要从各方面了解这个公主,如果有不好的地方,在对外公布前可以选择其他人。
邬童侦探觉得他回去复命,把八卦到的内容说出去就好,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赶紧撤退。
大晚上的在皇家花园里比较难辨方向,邬童侦探转了几个弯,突然后面有人抓住他的手臂。
“晚会还没结束就要走?”
是尹柯王子的声音,邬童没有了扇子做掩护,但仗着灯火昏暗他还是转身看看,只有没戴眼罩的王子一个人没有什么随从士兵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放手,扇子卖完了就回家。”
眼神锐利的尹柯王子发现邬童居然有喉结,他忍不住伸手摸邬童的喉结。
邬童知道自己身份败露了,一手拨开尹柯王子的手。
“你是男的?”尹柯王子的声音带着一丝震惊。
“生活所迫,卖完扇子就会走,也没有妨碍你什么。”邬童侦探继续瞎掰,抓住自己的衣领显得很不情愿,“你以为我愿意穿这个,要不要脱下来给你试试?”
尹柯王子看着邬童的女装笑了笑,确实很不容易啊。他当初派人找侦探来舞会调查唐缇,就是想趁他男扮女装穿帮时自己好趁机逃跑。可居然自己先对女装的邬童侦探动了心,可以说是年度笑话第一名。
尹柯王子决定改变主意,让邬童带自己离开皇宫。
“什么?是你派人来找我干这事的!”
邬童恨不得把裙子脱下来扔到尹柯身上,自己就跑走,可他没有其他衣服可以换,只能压下这个想法。他肯定不会带尹柯离开皇宫,但尹柯就是要跟着他。甚至还威胁邬童,不带自己离开就叫士兵来抓邬童。
“你敢?!”
“为什么不敢?”
此时巡逻的士兵操步而过,邬童想跑走,却被尹柯抓住双手,尹柯王子作势要张口大叫,邬童情急之下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,用嘴堵住了尹柯的嘴。
巡逻的士兵和邬童尹柯只有一墙之隔,尹柯王子瞪大眼睛,放开邬童的手想推开他。轮到邬童不能让尹柯发声,抱住尹柯往墙上推。
尹柯王子皱眉看着邬童,邬童却得意地挑眉宣告自己赢了,谁信呢。
“带着你怎么走啊?”
“我准备的车在那边,我要去W国,你可以一起来。”
邬童想不到尹柯王子已经准备好退路,既然在同一条船上,那就只能奉陪到底。
从此邬童侦探和尹柯王子就到新的地方一起开展大冒险。


“那如果邬童侦探男扮女装被发现抓起来怎么办?”
“果果啊,这只是童话,不用想太复杂,总之都是大团圆结局啦。”
“我要听他们的结局。”
“结局就是大团圆啦,快睡吧,天都快亮了。”
(完)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3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