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童柯】秋游(下)

*我们的少年时代

*邬童x尹柯

*甜

 

【童柯】秋游(上)

【童柯】秋游(中)


尹柯在镜子前看了好久那个止血贴,太明显了,邬童实在是太坏,他看向罪魁祸首,站在阳台上吹风的邬童也看向他。

“快来看蓝色的海滩,很漂亮。”

尹柯走过去和邬童并肩而立,远处的荧光蓝色海水不断在沙滩上涨起又退落。

“那是身上发出幽蓝色光芒的浮游动物所造成的现象,很罕见。”

“那是情人的眼泪。”邬童转头看着尹柯的眼睛,仿佛荧光蓝色的海水照映在他眼里。

尹柯感受到邬童炽热的视线,也慢慢和他四目相对,两个人渐渐靠近。

从初中到高中,两个人经历了一起奋斗、一起学习、误会、分开、再相遇、和好、一起再奋斗和学习,无论经历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,都是他们一起走过的路。

邬童看着尹柯的眼睛,回想着和他经历的一切一切,在他眼里也看到了自己的,慢慢地想要和他融为一体。

尹柯眼看着邬童的脸要贴上来,颤抖的眼睫毛最终合上,柔软的双唇因为小小的紧张而抿起来。

“啪——”一个阳台门打开的的声音传来。

“哎,邬童你快过来看鬼片啊!”陆通的声音划破宁静的夜晚,尹柯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邬童瞪大眼睛极其愤怒,他忍不住捂嘴跑进房间笑出来。

“陆通!”

邬童怒气满满地转身看到隔壁阳台上的陆通,随后焦耳也跑到阳台。

“邬童你该不会怕看鬼片吧,放心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“陆通你又不是六班的跑来干嘛?”

“我也是棒球队的一员,怎么就不能来啦?”

“这是我的房间!”

邬童不想理他们,走进房间时重重地关上阳台门。

“好了别生气,我也不生你的气。”

尹柯指着脖子上的止血贴,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可爱,浅浅的酒窝,邬童的心融化了大半。

房门再次被敲响,焦耳说已经赶走了陆通,邬童和尹柯就过去他们房间。

“尹柯,你脖子受伤啦?”

谭耀耀歪着头问,班小松在尹柯身后对谭耀耀使劲地使眼色,谭耀耀疑惑地挠头。

尹柯朝邬童的方向瞄了一眼:“被小猫抓了一下,已经没事。”

邬童瞪了尹柯一眼,但没有说话。

“咦,酒店里有猫吗?”

“哎哎,尹柯说没事就没事了,要开始看鬼片了吗?”班小松笑容满脸地走到桌子旁边拿起一个袋子,“今晚要通宵看剧,嗨一个晚上,我还带了很多零食。”

邬童坐到沙发中央翘起二郎腿,尹柯也跟着坐到邬童旁边。

起初大家也会看到恐怖的地方一起捂眼睛或者大叫,邬童坐在中间都快要受不了这些人,到后来一个个眼皮子都撑不开,邬童依旧是这群人里最清醒的一个。

尹柯倚在邬童肩膀上早已睡着,邬童给班小松做了一个要走的手势,轻松地把尹柯抱回房间。

舒服地躺在床上的尹柯把头偏向邬童那边,才全身放松开来。邬童把床头以外的灯都关掉,坐上床才给尹柯盖好被子。

“邬童……”

尹柯的梦呓声很小,邬童双手撑在尹柯头部两侧,专心地听他说话。

“我们要一起拿冠军,你别去美国好吗……邬童……”

邬童听到尹柯潜在意识的真心话,心脏像似被急速的棒球打中,心里很不好受。虽然过了这么久,他还是很在乎我要去美国的事情,邬童看着尹柯稍稍皱起的眉头,附在他耳边轻声地说:“尹柯你放心,我不会去美国。”

“嗯……”尹柯应了一声,嘴角边的小梨涡又出现。

邬童这次直接吻上尹柯的双唇,吸允他红润的唇瓣,伸出舌头舔湿他的柔唇。尹柯安稳地睡着,任由邬童顺着脖子一路吻向洁白的胸口。邬童被积攒多时的欲望冲昏了头脑,他张口露出了小虎牙,一口咬上了尹柯胸前诱人的红点。

“嗯……邬童……”

尹柯的梦呓声把邬童的理智拉了回来,他不该这时候出手。邬童顺着原路吻回去,轻声跟尹柯道晚安后又吻他额头。

 

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空调送风的微弱声音和两个少年的呼吸声,可尹柯的手机铃声准时7点响起,邬童睡眠不足撑不开眼睛,只能皱起眉头。

“嗯……”尹柯习惯性在床上伸懒腰,发现自己被禁锢住,赶紧睁开眼睛。视力达到的范围是邬童近在咫尺的胸膛,尹柯的脸颊紧贴邬童结实的肌肉,仿佛呼吸间的空气里全是邬童的气息。

尹柯稳住自己,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情,在班小松房间看鬼片之后发生了什么已经没印象。他推开邬童坐起身去关掉手机铃声,再转身看到邬童此时大字形地躺在床上,他穿在身上的浴袍领口依旧大打开。

“邬童,邬童!”

“嗯……早尹柯。”

邬童被尹柯摇醒,右手掌揉了一下眼睛直接往上拨弄头发,才半眯着眼看尹柯。

“昨天我怎么回房间的?”

“我抱你回来啊,公主抱。”

邬童故意在最后三个字加重语气,尹柯扶额,他是故意逗自己的吧,再回想刚才醒来的时候邬童是紧紧抱住自己,他不禁疑惑。

“你昨天是穿白T去看的鬼片,回来怎么换浴袍?”

本来笑得虎牙都露出来的邬童顿时停住了笑容,他总不能告诉尹柯,是为了压制自己的火气去洗冷水澡的吧,要不……

“你不问我都不打算说出来,昨天你倚在我肩膀上睡觉,口水都滴在我衣服上。”

尹柯立刻摸摸嘴角,过了一晚上什么都没能摸出来,只能半信半疑地对邬童说对不起。

邬童决定要顺势表白:“昨晚你还不停说梦话,叫我不要去美国,要和我一起拿棒球比赛冠军。”

尹柯怎么会想得起梦话,可这些确实是他心底话,真不小心说了也不一定。

“梦话都是乱说的。”

邬童见尹柯耳尖都红了,气氛正好。

“你又没喝酒,怎么会乱说话呢。”

他坐起来,浴袍几乎要往后掉。

邬童双手搭在尹柯肩膀上,深情地跟他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去美国,我只想和你好好地过日子。我们一起学习,一起打棒球,一起毕业,甚至一起生活。你愿意和我过一辈子吗?”

尹柯深呼吸一口气,他几乎不用想可以要答应邬童,可他也不想完全顺着邬童的套路陷下去,很自然地抿嘴微笑不停地摇头,向后倒在床上。

“什么?哎,你!”

邬童愣了一会儿才明白尹柯的意思,炸毛地压下身亲吻尹柯,可嘴唇只是碰了一下就被身下人推开。

“你还没刷牙!”

“那我现在去刷牙!”

尹柯看着邬童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浴室刷牙再跑出来,觉得他真是太可爱了,邬童的小心思被尹柯看在眼里甜在心里。

“柯柯我洗刷好了。”

“好啦我答应你,先等我要刷牙,你快换衣服。”

“哦哦。”

邬童等尹柯关上浴室门,立即高兴地跳上床翻滚,说好的高冷邬童,已经渐渐变成了恋爱模式全开的邬童。

冰凉的自来水打在尹柯的脸上,他知道邬童跟他表白不是做梦。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已经长大到有勇气可以和邬童许诺一辈子,他觉得自己脸上的一抹微笑今天显得分外好看。尹柯脱了上衣准备换校服,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胸前星罗棋布地吻痕,深深浅浅大小不一,他忍不住一脸黑线。

“邬童!你个坏蛋!”

(完)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0 )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