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童柯】秋游(中)

*我们的少年时代

*邬童x尹柯

*甜

 

 

邬童和尹柯好不容易起好了烧烤用的火,顾不上擦脸上的汗水,赶紧加入食物争夺战。

尹柯抢到两个全鸡翅,转头看邬童,只见他得意地把剩下的一块牛排连袋子抢了过来。

“我们组的肉特别少,还被焦耳抢去大半。”邬童很不爽地对尹柯说道,“只抢到一块牛排,我们一人一半。”

尹柯看牛排还是挺厚的,表示两个人够吃,不过比较想吃肉丸和香肠,还有玉米。

“那些交给我,这些肉交给你。”邬童知道尹柯想什么,难烤的还是交给柯柯比较有保障。

班小松边烤边抱怨学校那么抠门,又对尹柯手上的两只鸡翅垂涎欲滴,邬童忍不住强调:“那是我的鸡翅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先看好你的肉丸,都熏黑了。”班小松翻了个白眼,又讨好般对尹柯说,“尹柯,等下你帮我烤一个鸡翅好吗?”

尹柯微笑着说:“可我还要烤牛排,都是时间比较久的,要不你给我一个鱿鱼,我先帮你烤鸡翅。”

邬童看了班小松袋子里的食物,品种可真多啊。

班小松犹豫地说:“可我只有一块鱿鱼。”

“你还有虾、蟹柳和多春鱼,而且肉丸和香肠任吃,还怕吃不饱吗。”

班小松禁不住尹柯的怂恿,交易达成。邬童忍不住想尹柯真是辛苦了,赶紧喂他吃香肠。尹柯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害羞,脸上微红地吃着邬童的喂食。

吃完午餐大家都回房间休息,邬童洗了个冷水澡,换上白色的浴袍走出卫生间。

“到你洗澡。”

“哦。”

尹柯抬头,只见邬童的胸前的领口大打开,有点像电视剧里霸道总裁的范,便起身走过去。

邬童看到尹柯靠近自己,心跳莫名加快。只见他一步步走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,伸手抓住自己衣领,用力把衣领拉紧。

“空调下小心着凉。”

柯柯说完就去洗澡,留下躺在床上陷入沉思的邬童。

尹柯对我到底是怎么想的? 

在花洒下的尹柯,任由发烫的脸被冷水冲刷,刚才要不是自己一贯的理智,早已在邬童面前做出越界的事情。尹柯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,又回味了刚才在邬童浓浓的荷尔蒙下让人沉醉的感觉。

尹柯走到床边,看到邬童大字形躺在床上已经睡着,衣领又被拉扯开。他帮邬童盖好被子,自己也舒服地躺平,稍稍地把头偏向邬童。

下午是拓展活动,高一六班的同学们在排“飞跃丛林”的项目,焦耳站在出发点往下看觉得做出头晕状,班小松和尹柯及时扶着他。

“胆小鬼。”邬童第一个去玩,坐上去的感觉还真有一点点恐惧,不过很享受高出下滑的过程。

邬童下来后蹲在终点,等尹柯下来就可以拍他照片,这是尹柯也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“邬童,刚才的照片发给我。”

“今晚回房间再发你。”

“先给我看看。”

尹柯见邬童点着手机一直笑,一手抓住邬童的手机凑过去看,原来他把尹柯刚才的照片设置为微信聊天背景图。

“你就不能换一张?这张头发都乱了。”

“我喜欢这张,你都冲着镜头笑这么灿烂。”

“我说你们两个,”陶老师两手分别搭在尹柯和邬童肩膀上,“我说你们来旅游就别吵架,等下是棒球队特训,你们两个单独训练,就是一个人蒙眼在半空中,另一个人告诉他怎么走到目的地,这个训练你们的默契度。”

邬童站在半空中的木栈道上,看着地面的尹柯显得有些模糊,他咬咬牙带上眼罩。

“邬童慢慢向前走,对,继续走。”

邬童刚开始还走得比较快,到转弯的时候就变得十分谨慎,熟悉的声音一直引领着他前进,可到木栈道中间的部分明显摇晃地厉害,他左右摇晃尽量伸出双手平衡,停顿间尹柯没有发声,邬童像是突然失去了领航员,心里像在太空随意飘荡。

尹柯在地面看得紧张,见邬童稳住后才继续大声喊叫。

“再往前5步,你可以的邬童。”

邬童的心神回归到身体后继续前进,直到尽头,他可以摘下眼罩,然后奋不顾身地往前跳,在半空中摘下“合格”的证书,然后掉在挂网上。

“邬童。”尹柯快步跑过去,从挂网的下面握住邬童的手,“我们成功啦。”

邬童躺在网上高兴地说不出话,吻上了尹柯的手背。

接下来的爬树训练就完全是体力活,一个下午的训练棒球队员们已经累趴,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像饿狼一般几分钟吃完就回房间休息。

尹柯洗完澡出来看到邬童坐在床上看手机,另一只手不停地抓小腿。

“有蚊子叮你?”

邬童看向尹柯:“盯了4-5个包,下午开始只咬我。”

“别抓了,涂药油。”

尹柯打开椅子上邬童的行李包:“药物在哪里?”

“左边蓝色的袋子,是那个。”

尹柯打开药油盖子递给邬童,邬童边涂药边说:“我把照片发给你了,快看看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尹柯坐在床边打开微信收照片,邬童从后面看尹柯的手机,才发现他用自己穿洛丽塔裙的照片做背景图。

“你快换了背景图!”

尹柯见邬童炸毛觉得有意思,笑着说:“我喜欢。”

“换掉,快换掉。”

邬童把手放到尹柯腰部不断搔痒。

“哈哈哈你快放手。”

尹柯倒在床上不停乱动,宽松的睡衣都被扯开,邬童整个人压在尹柯身上,脸刚好凑到尹柯颈窝处,他一口咬上了尹柯香饽饽地颈部。

“唔——邬童别闹,痛啊!”

尹柯用力推开邬童,可他压在自己身上力气很大,恰好这时候门铃响起,邬童很不情愿地起身去开门,班小松整个人撞进了房间。

“邬童、尹柯,焦耳下载了几部鬼片,晚上大家一起看啊!”

“可以啊。”

班小松笑着看向尹柯,只见他在努力整理衣服,但脖子上的新鲜草莓印太闪耀了,班小松竟然害羞地说话都不流畅。

“我,我,我们9点才开始看电影,你们可以先看看阳台外面的风,风景。”

说完班小松一溜烟地跑走,邬童看着他跑走立刻关门,回头就收到尹柯犀利的眼神攻击。

“衣服都遮不住那个位置。”

“别生气,我有止血贴。”

邬童积极主动地帮柯柯贴上止血贴,虽然还是明显。

TBC

评论
热度 ( 100 )
  1. 来看文的家家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