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难静,问有谁共鸣

【童柯】秋游(上)

*我们的少年时代
*邬童x尹柯
*甜

“明天的秋游呢,八点必须到操场集中,今晚大家收拾好东西,就早睡早起。没有问题班会就散了。”
陶西自顾自地走出教室,留下同学们兴奋地讨论。
焦耳把大半个身体趴在桌子上问班小松:“你说陶老师会把棒球队员安排在一起住吗?”
“陶老师说了秋游也不能放弃锻炼,肯定安排我们住一起方便特训。”
尹柯摇摇头:“陶老师那么懒,一般会按学号排房间。”
班小松突然一个激动:“我们班的男生单了一个,邬童的学号和唐缇连着,难道……”
焦耳已经忍不住笑出声,尹柯也在忍笑,邬童不耐烦地打断班小松说话。
“班小松你要作死啊!”
“或者。”尹柯搭上话,“你会和陶老师一个房间。”
邬童看着尹柯的方向,声音降了两个调:“谁要和陶西一个房间。”
说着邬童站起来,快步走出教室。
班小松和焦耳还在笑个不停,尹柯低头看着教科书,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邬童追上陶西,要他安排自己和尹柯一个房间。
“你给我一个理由啊。”
“培养投手和捕手的默契。”
“这答案可以啊,我批准。”
“啊?”邬童没想到陶西这么爽快地答应,反正答应了就好,“谢谢啊。”
陶西的手自然地搭上邬童的肩膀,严肃地对他说:“安主任给我安排了一个阳台风景特别美的房间,就给你和尹柯了!”
就说陶西肯定有内幕,邬童眯眼看着陶老师。
“这房间该不会是闹鬼才给我的吧?”
“嘿!怎么会呢。它就是只有一张大床,你们要挤一挤。安主任硬塞过来的大床房,我帮你安排和尹柯一间房,你帮我要了那间房,这叫互赢。”
大床房更好,很久没和尹柯睡一张床上。但邬童要继续装嫌弃脸,勉强答应了陶西。

去秋游的路上十分热闹,陶西在车上拿着麦克风陶醉地演唱。
“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,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。”
坐在最后一排的班小松跟着大唱,邬童就算隔着尹柯也被班小松的歌声吵醒。
“邬童,尹柯一起唱啊。跟着我……”
“你真是好精力。”邬童指着自己的眼睛示意自己要补眠,尹柯赶紧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耳机。
“要不要用我的耳机,隔音效果很好。”
邬童看着尹柯宠溺的眼神,微笑着接过耳机安心睡觉。
尹柯知道他睡不够的原因,前一天晚上邬童隔几分钟就给尹柯发短信。
“我买了零食和方便面,你不用带。”
“我有很多药品,你也别带了。”
“要不要我现在做些小甜点明天做下午茶?”
尹柯在家边做练习题边看手机,妈妈突击进来他赶紧收起来手机,却来不及收起笑容。尹柯妈妈疑惑地看着他,让他做完练习题才能睡觉。
“别做甜点了,天气热会融化。”
“那我做饼干,你做完练习题了吗?”
“快了。”
“那你做完早些休息,我做饼干就不回信息,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尹柯看着对话框背景图——邬童的女装照,心想明天就能当面跟他说晚安了,便慢慢地把手机靠近嘴边,唇尖碰上了照片里的邬童。

酒店处在森林里,尹柯对房间很满意,打开阳台门能看到远处有沙滩。
“那片区域的海水到了晚上会发出蓝色的闪光。”
邬童拿着自己做的小饼干递给尹柯,“饿了吧,先尝尝。”
尹柯看看饼干,再看看邬童一脸快吃很好吃的表情,勉强拿了一块。
邬童亲子监督柯柯吞下去再问:“觉得怎样?”
“要说实话吗?”
“当然!”
“虽然味道有些奇怪,但比蛋糕好多了。”
邬童立刻咬了一口尹柯手上的半块饼干:“挺好的啊。”
“所以比蛋糕好多了。”
班小松和焦耳在隔壁的阳台看到邬童手上有饼干,立刻大叫也要吃。
“等下拿去饭堂一起吃。”
“现在好饿啊,你递过来给我们嘛。”
尹柯决定不告诉他们是邬童亲手做的饼干,趁他们聊得兴奋,又拿了一块饼干来吃。

“今天的午饭需要大家自己动手烧烤,食材都已经准备好。现在来分组:邬童、尹柯、班小松、张诚、焦耳、谭耀耀、薛铁、栗梓、沙婉、唐缇为第一组。”
邬童拿出自己的小饼干:“吃饱了再干活。”
“好啊好啊。”焦耳一手下去拿了三块就往嘴里塞。
其他男生一拥而上,可塞到嘴里脸色立刻变黑。
邬童看到大家皱眉头便威胁他们一定要吃完。
“大意了,没想到是邬童自己做的。”
班小松偷偷对焦耳说,可焦耳嘴里全是饼干,他说什么都只有模糊的声音,有苦说不出。
尹柯拿着一块慢慢吃:“还是比蛋糕好些的。”
班小松翻了个白眼,尹柯拿过邬童喝过的水自己喝。
邬童拿着打火机点着报纸放进黑炭中间,尹柯用邬童的扇子不断扇风,一股浓烟滚滚而来。
“咳咳——让我来!”
邬童抢过扇子,让尹柯走远些,这烟实在太呛人,可尹柯站在邬童背后捂着嘴,并没有走远。
班小松拿着洗干净的烧烤叉回来,看到滚滚浓烟忍不住大叫:“邬童、尹柯你们行不行啊?”
两个人同时转头说:“行!”

TBC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26 )
  1. 来看文的家家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家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